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便民服务 >

孝义市推动“六权治本”向乡村延伸的探索与实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9-01-04
导读: 振兴街道东庄村新设立的便民服务站,村民们排队领取社会保障卡。 高阳镇便民服务中心。 “权力依据是什么、事怎么办、费怎么收,都清清楚楚地写在纸上、挂在墙上,让我们看得

振兴街道东庄村新设立的便民服务站,村民们排队领取社会保障卡。

 

振兴街道东庄村新设立的便民服务站,村民们排队领取社会保障卡。

高阳镇便民服务中心。

 

高阳镇便民服务中心。


  “权力依据是什么、事怎么办、费怎么收,都清清楚楚地写在纸上、挂在墙上,让我们看得见、用得上、能监督。”最近,孝义市下堡镇昔颉堡村村民田伟伟总爱往村委会跑,他不是去找村干部,而是去看墙上的“权力清单”。

  作为山西推进“六权治本”的首个县级试点,今年以来,孝义市探索将“权力革命”进一步向乡村延伸:3月,下堡镇、高阳镇和东庄村、封家峪村等试点先行;5月,全市所有乡镇(街道)和农村(社区)全面铺开,并选派18名优秀科级干部到18个“六权治本”试点村担任第一书记。在乡村规范权力、服务百姓过程中,该市掀起了一场关于乡村治理的“革命”。

  

  从“晒出清单”到“健全体系”

  念好权力 “紧箍咒”,打通“最后一公里”


  “乡村到底有哪些权力,以前就是一本糊涂账,别说村民,连我自己都很难一条一条说清楚。”这是当今许多基层干部的困惑。

  在“六权治本”向乡村延伸的实践中,三十几年的“老乡镇”——孝义市下堡镇党委书记那学东如今终于搞清楚,他所在的乡镇法定职权事项94项,承接市直部门下放职权105项,通过梳理整合的职权事项有182项。“听上级指示,翻红头文件,是以前工作的主要方法。”下堡镇镇长王治攀介绍,上级的指示和红头文件有没有法律依据并没有过多考虑。围绕“职权从哪里来、权限如何界定、权力如何规范运行”,下堡镇绘制出了“三清单两图示一依据”的“六位一体”模板,这个体系包括了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各94项,服务清单84项。对照权力清单,绘制运行流程图和廉政风险防控图。目前,这一图表体系正在全市各乡镇推行,孝义的17个乡镇(街道)379个行政村、50个社区第一次将手中的权力用法律条文厘清。

  权力全部进清单、清单之外无权力。通过梳理编制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孝义市摸清了市乡村三级的权力“家底”,统一制定了全市乡镇、街道的权力清单,其中乡镇94项、街道99项,形成了“两单、两图、一表”的制度体系,农村、社区则将职权事项和服务事项进行整合,梳理制定农村服务清单54项、社区服务清单39项。

  孝义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王建国表示,“目前,全市已构建了市乡村三级权力运行监督制约的完整链条,权力与责任的对应没有弹性,权力关进了 ‘笼子’,套上了责任的‘紧箍’。”

  10月上旬的一天,孝义市阳泉曲镇段封村后沟地段,8个村民正围着田地忙得不亦乐乎:有的拿工具丈量土地,有的手执摄像机、照相机拍摄,有的则拿着册子执笔记录。

  村民杨海斌、杨大章说:“经过村民代表大会商议,村里成立了土地确权工作队,选派村干部、党员、老干部、村民代表组成小分队,负责核实地块位置、面积,并全程摄像拍照,登记造册、然后公示,确保无争议。”

  农村土地确权登记是零散繁杂众多涉农事项中的一项,村民们极为关注,以往被村干部们喻为“雷区”,稍有不慎就会引发大量隐性纠纷。然而段封村的事项服务“痕迹管理”制度很好地解决了这一难题。

  该村党支部书记田光武介绍,作为孝义市“六权治本”农村延伸的“试验田”之一,“痕迹管理”只是全村21项《“六权治本”工作制度》中的一项,全程影像管理入档,“决策留痕、责任可溯”,既公开又透明。

  农村“大印”虽小,却是权力的象征。以前村里的公章在“一把手”手里攥着,老百姓要开个证明、办个手续,得首先找到村委会主任,再看能不能盖,啥时候盖,公章使用随意性很大。在“六权治本”中,兑镇镇后庄村设计出一份印章专管授权书,把印章授权专人管理,同时列出清单,在什么情况下可以盖章,什么情况下需要村集体讨论后方可以用印,一目了然,既方便了群众办事,也有利于监督。

  完善的制度体系为权力带上了“紧箍咒”,成为孝义市打通“两单”落地生效的“最后一公里”。目前,全市初步构建起了“六权治本”的制度体系,其中重要制度31项,乡镇(街道)职权运行制度18项、便民服务制度24项;村级权力运行工作规范和流程42项,其中事项办法21项、便民服务21项。

  向乡村延伸,就要让更多百姓受益。吕梁市委常委、孝义市委书记马文革表示,“清单制度体系建设仍然在路上,公布运行只是‘两单’制度建设的第一步,而执行落实、落地生效还任重道远。”

  

  从“群众跑腿”到“数据跑路”

  “一网式”服务实现 “指尖上”的有效对接


  崇文街道莱茵风景小区的秦剑要为老人办理城市低保,但他没有去社区,而是打开手机,登录了智慧孝义便民服务平台,根据流程,在家就准备好了所需材料,预约了代办员,一次性搞定,省时省力。

  据了解,社区所有的服务事项都在智慧孝义的服务平台上,如今查资料,交纳电费、水费、煤气费,了解近期社区活动等,只要手机登录就能搞定。

  “以前在镇上办个事,这层办公室盖完章上另一层办公室,要是赶上办事员有事不在,一个事好几天才办完,现在好了,镇里成立了便民服务中心,办事员都在一个大厅里,事一会就办完,特别方便。”高阳镇宽敞明亮的便民服务中心大厅内,白壁关村村民宋月娥快人快语。

  在孝义,像这样的便民服务中心遍布每个乡镇。从有形场所到无形网络,“六权治本”实践中,该市树立“让群众少跑腿、让数据多跑路”的理念,变楼上为楼下、变分散为集中、变封闭为开放、变群众跑腿为干部代办,以信息技术手段为支撑,建立了以市政务服务中心为龙头、市直相关部门服务窗口和乡镇(街道)便民服务中心为主体、村级便民服务站为基础的市乡村三级“一网式”服务体系。现在,群众既有地方办事,又有地方诉求,还免除了往返奔波之苦,受到广泛好评。

  在此基础上,孝义市还探索“网络科技+传统模式”,搭建起了覆盖全市的微信便民服务平台“智慧孝义”,目前全市17个乡镇(街道)实现了全覆盖,102个部局、85个农村(社区)完成了平台开发和完善。

  通过“指尖上”的政民对话,群众足不出户就可以方便快捷地查询城市低保、医疗救助、预约登记、网上挂号等各类惠民政策和相关办事指南,可以提前预约并下载有关资料、表格,还可以与工作人员及时沟通、及时互动,实现了政府权力公开、群众办事方便、服务效率提升的目的。

  马文革表示,在“六权治本”向乡村延伸的实践中,平台建设尤其重要。平台是市场机制得以顺畅运行的基石,是阳光行使权力的载体,是百姓监督权力的窗口,是政府服务百姓、服务企业、服务社会的枢纽,是权力运行更加公开、更加高效、更加科学、更加廉洁的总开关。

  

  从“政府点菜”到“自己下厨”

  治理秩序法治化提升乡村治理水平


  10月8日上午10时,振兴街道东庄村村民议事大厅内人头攒动,一月一次的村民大会正在进行,除了向村民们通报农村集体三资管理专项清理整治的工作方案、介绍村里三资管理问题和整改措施之外,还征求了村民关于村办幼儿园由免费转变为按学年收费的意见。“收费还比较合理,毕竟聘请了好的幼儿教师,咱们打心眼里高兴。”村民张成莲、刘小花等纷纷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尽管涉及三资清理、幼儿园收费,由于村民全程参与议事决策,反而得到了大部分村民的支持。“每月一次的村民大会雷打不动。”东庄村党支部书记郭建民介绍,在东庄村,人人都觉得“有面子”,这种“面子”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对村里的事情都有发言权的平等感。村民们表现出对公共事务的参与热情,并逐渐树立了共同体意识和平等观念。

  10月8日,一场别致生动的普法教育课堂在位于下堡镇昔颉堡村便民服务站二楼的“百姓课堂”教室里上演。为村民激情讲解的是68岁的普法老先进、老律师田庚鑫。每每讲到精彩处,人群里便响起了热烈掌声。

  “所有的故事都是田老先生亲自收集整理的,有案例展示、以身说法、群众问法、律师普法等环节,寓法于身边故事,村民们受益不小。”该村党支部书记田世盖说。

  在村便民服务中心,记者看到“调解之家”、“普法室”、“百姓课堂”等,都是关于法治的。见记者疑惑,田世盖有些不好意思,“昔颉堡村地处 340省道沿线,流动人口情况复杂,过去老人们常讲‘山南阳野下堡,不说理的昔颉堡’,指的就是我们这儿。”

  在法治中国建设的大背景下,乡村既是基层治理法治化的薄弱环节,也是重要突破口。长期以来,一些农村群众法律知识欠缺、法治意识淡薄,在表达利益诉求时方式常常不够科学合理,有的甚至采用违法方式,对社会稳定造成了负面影响。


  依托“六权治本”,孝义市通过在乡村常年聘请法律顾问,定期开展法律宣讲和法律援助,以“法律课堂”等为载体,定期“坐诊”或主动“预约”,解决涉法涉诉案和信访积案,为群众开展全方位法律援助服务,推进治理秩序法治化,有效提升了全市乡村治理水平。

  郡县制,天下安;乡村治,百姓安。当前,在胜溪大地上,孝义市干部群众正在把“六权治本”的美好蓝图变成如火如荼的实践行动,在推动 “六权治本”向乡村两级延伸的道路上积极探索,阔步前行,努力打造乡村治理的“孝义范式”。

  本报记者 康建英 通讯员 任 静

便民服务